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pt6668.com >

www.pt6668.com

悲伤!这位精通中文的【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逝世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31

  很多年前,一位名叫马尔姆奎斯特的欧洲学者,偶然间获得一次前往中国四川调查方言的机会。在中国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马可汗”,但当地人对他说:“在这里叫‘可汗’可不行,叫‘悦然’吧。”自那天起,这个瑞典青年,便成了“马悦然”。

  今天要哀悼的这位学者的名字叫马悦然,在这样一个儒雅传统、风度翩翩的名字背后,其主人却是一位典型的北欧人。

  马悦然(Goran Malmqvist)先生是著名汉学家、瑞典汉学研究者,翻译家;历任瑞典文学院院士和欧洲汉学协会会长,是诺贝尔文学奖十八位终身评委之一。

  马悦然出生于1924年6月6日出生于瑞典南部的林雪平,这里是瑞典著名的“大学城”之一。

  在忙于准备拉丁文考试时,伯母把林语堂先生的英语散文集《生活的艺术》拿给了他,就此打开了马悦然先生的中文殿堂的大门。新宪法草案遭否 泰政局陡生变数?

  1946年,马悦然进入斯德哥尔摩大学,跟随著名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学习古代汉语和中国音韵学。一句汉语都不会说的他,从《左传》入门,开始学习汉语。他跟随汉学家高本汉学习两年中文后,便能够阅读《左传》《庄子》《诗经》。

  后来,他对中国古代典籍的译注和评介几乎遍及中国整个古代的各个时期和所有的文类。

  让我们来粗浅地窥探一下马悦然先生的中文学术水准,以下所列的文献皆是马悦然先生的研究成果——

  很难相信这些学术著作竟然是一位北欧人所写,这种造诣水准可能很多中国学子都难以到达。马悦然先生不仅中文学术造诣深厚,连风趣方式也很“中国化”。

  当马悦然以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身份多次造访中国时,他受访最多的问题之一,依旧是“为什么喜爱中国文学”。

  “我的同胞八世纪披着熊皮在树林里过着野蛮生活时,唐朝的诗人正在创作律诗和绝句啊!”马悦然这样回答。马悦然先生还颇有风趣地说——

  在那次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只有马悦然懂汉语,也只有他对中国作家情有独钟。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就要颁给沈从文了,却不幸得来了沈从文的死讯。

  视沈从文为偶像的马悦然试图说服其他评委破例把奖授予死去的人,在多次劝说无效后,64岁的马悦然哭着走出了会议室。

  马悦然先生非常喜欢读莫言的小说,他诺奖评委会的授奖词中称莫言的作品“用幻觉的现实主义,结合民间、历史与当代”(马悦然现场口译)。

  他说在莫言的作品中能看到福克纳和马尔克斯的影子,同时强调:“但莫言讲故事的要是从中国古代讲故事的人那里学来的。”

  马悦然引用瑞典文学院前任常务秘书的话说:“世界文学是什么呢?世界文学是翻译,没有翻译就没有世界文学。”

  于是乎,马悦然身体力行地践行着他对于文学的理念,他精心译注《公羊传》与《谷梁传》这两种典籍,并作出了基本的学术判断。

  他把中国古典小说《水浒》、《西游记》译成瑞典文,译注了辛弃疾所填的十三阕《沁园春》。并大量翻译了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的优秀作品,有《诗词全集》、沈从文的《边城》、《从文自传》,以及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以及高行健的小说戏剧集以及长篇小说《灵山》,另外他还翻译了闻一多、卞之琳、郭沫若和艾青的许多诗歌。

  从古汉语语法和音韵分析到四川方言调查,从中国古典小说的翻译到当代朦胧诗的译介,他的学术研究涉猎了中国语言学与中国文学的众多领域。

  他不仅继承了西方汉学前辈审慎严谨的治学方法,并且改变了瑞典乃至欧洲汉学研究独尊先秦的学术传统,带头将欧洲的汉学研究重点拓展到中国现、当代文学和社会文化领域,使当代汉学研究在西方世界得到了光大和发展。

  编者读过一本书,是斯蒂芬·茨威格写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书里记录下关于人类历史进程中,在那些重要转折点里出现的“伟大的普通人”,是这些人促进了某些历史时刻的发生。认为马悦然先生也可以被称作“繁星”,其溘然长逝是整个人类的损失,但幸好,这些文明之火从未曾停熄,还将会充满魅力地熏陶着后继之人。

  一位欧洲学者对中国古典文化“狂热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尊重和喜爱我们老祖先留下的精粹呢?

今天开码结果| 王中王|香港|| 香港苹果报彩图| 一肖中平特高手论坛| 小鱼儿玄机2站解码图| 生财有道图库开奖记录| 最老牌一句玄机中特网|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香港财神爷图库网址| 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